shadows

晚上吃烤鸡的时候下雨了,其实从下午厚重的云就看得出来晚上天气可能不太好,我本来就是本着英仙座流星雨去的,可朋友发了一条朋友圈都说晚上肯定看不了流星雨了,十点过十一点过的时候星星都见得不多。

晚上谁的帐篷,人生第一次用睡袋,今后肯定还会用很多次哈哈。入睡时是十二点半,和朋友设了一点四十的闹钟,说好每过一个小时就爬起来看天空会不会有流(奇)星(迹)。还没完全进入梦乡就听见大雨滴滴在帐篷上那清晰干脆的哒哒声。莎士比亚关于睡眠的描写真是精彩,半夜起床看星空的是我朋友,而我的理智被睡眠折服了。期间还有牛哞哞的声音,这共鸣真强,直接打入睡眠的我的心坎儿里去了。后来,听见了隔壁帐篷人们的说话声,睡眠叫我不要理会。可我朋友起身,拉开了帐篷,说其他人说看到了好几颗流星,而我们把头探出帐篷——就瞧见了繁星装饰的天空,黑夜披戴上了银装。

我穿上衣服,站在帐篷处观望,不知道流星的模样,不知道如何观察。在盯住一片天空的恍然间,短暂的零点几秒的时光里,一个流星飞逝,如在远处看到的一丝金线一般。

我带上了卡片机和爸爸的单反跟上别人去远离光源的地方拍星空了,那时应该是差不多四点吧。我的卡片机也能拍星空,我也不用拍星轨,没有三脚架,就这样,我就没用不想用单反。

第一张照片是我找别人借的三脚架拍的。那最亮的星星是英仙座(?忘记了嘿嘿),我拍了他后来发现了照片里的银河。

第二张,嗯,一看就……我把卡片机放在在草地上的单反包上,抖得厉害,方向取景各方面糟糕,只是试一下,还拍到了别人的相机唉。整理时以为拍到了流星,结果只是相机晃的,好吧。

图三,一看清晰度就知道是我找别人借的三脚架拍的。貌似只用三脚架拍了两张。这张是银河。

图四和图五就是我拍的阿布营地的一个小木屋,沐浴在星空下也是很美很幸运很幸福。后来有一个人站在房子那块冲着远处拍他的人大喊大叫,我们为在木屋里睡觉的游客“默哀”一秒。

当然还有其他一些星空照片,看到每一张照片就会想起当时在做什么,相机的摆向和星星的位置,不过主题就没那么明显,我也就不把它们放在这里多赘述了。拍了一个小时,不觉得冷,虽然回到帐篷进入睡袋的时候才发现身体好凉。进行最后拍摄的时候看见了第二颗划过的流星。

最后一张图是拍摄时相机的固定,嗯,就在防护栏有铁丝网的小木柱上,除了两张三脚架和图二的那种角度不太好的草地,其他的图都是如图六般拍摄……

五点过睡了回笼觉,早上因为那该死的睡眠和被折服的理智,我没有哪怕起身去看一眼日照金山。

这是一个充满故事的地方,阿布,狗狗希拉,当地人,游客。

阿布的七号营地,若丁山。阿布说,若,假设、期待。未知,对未来人生的迷茫,也是我要把这座山做成什么样而给的一个问号 ?。十年。

评论

热度(1)